红木家具的新规定难以实施,“灰色利益”限制了分销商

“正在处理”,“在制造商处”,“随货一起门”。 在对红木家具实行“一书一证一卡”新规定半年多之后,记者从北京多家家具店拿到了答案。答案仍然是这样的。

实际上,这项新法规早已在业界广为人知。 被媒体称为“红木家具通用技术要求GB28010-2017”的新规定,曾被媒体称为红木家具行业的“新国家标准”。其中,对于红木家具产品,必须确保“有产品使用说明书,产品质量展示卡和产品合格证书,否则禁止销售”。

截至2021年9月1日,该标准已实施7个月以上。 经记者调查,发现新规定的执行不力,“无牌销售”情况没有得到改善。

但是,负面的市场态度和模糊的利益关系使这项新规定难以“证明”红木家具的合理性。

商家负面地面对“快递卡”

9月1日,记者走访了北京许多红木家具销售市场,发现新规定的实施并不像预期的那样乐观。企业通常可以主动提供产品说明手册和产品合格证书,但是当涉及到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指示卡时,他们往往无法获得明确的答案。

在玉泉玉泉营商店,记者看到,大多数红木家具销售商都摆放了似乎符合规定的“清晰标志”。但是,仔细检查后发现,新法规要求的“透明卡”和“特快卡”之间仍然有相当大的差距。

在著名品牌红木家具“年年红”店中,每个红木家具上都贴有标牌,清楚地标明了产品的产地,木材类型,生产日期,价格等。但是,在新法规中,没有提及应在新法规中的“透明卡片”上指出的规格,适用范围,涂覆工艺和装饰工艺。

在这方面,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姜晓梅告诉记者,新规定中的“通行证”就像红木家具的“身份证”一样,至少需要多套信息,例如产品实施情况。标明的标准,产品分类和产品范围。如果产品与透明卡上标记的信息不匹配,则消费者可以提出有关维权的投诉。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许多商人在被问及“快捷卡”时都表示他们正在加工或在制造商的商店中。在红星美凯龙星月庄商店中,红木家具不仅没有相应的产品证书,而且有些甚至没有产品标签。您需要一本一本地购买指南,以查询材料和价格信息。当被问及“快捷卡”时,导购员说只能“随家具附送”。

为了规避新规定,一些企业甚至与消费者玩文字游戏。一位最近以近10万元购买红木家具的消费者向记者透露,这些商人声称他们的产品在销售时是高档的“越南黄花梨”。但是,在购买之后,他发现在备用合同中,其成分仅被标记为“紫檀木”。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由于名称和产地的不同,许多名称相似或外观相似的红木的价格差异很大。非洲花梨木床和越南黄花梨床的价格差近一百倍。这使他不得不质疑消费者的误导。

“灰色利益”限制分销商

也许有些消费者会质疑提供一张小的“透明卡”并不难,为什么红木商人总是掩盖不愿公开?

对此,经销商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发布与否无关紧要,对业务没有影响。“在房子里呆了三年以上的红木家具销售商告诉记者:“购买红木的人通常是专家或有投资需求的个人。他们相信自己的愿景。”

但是,一些商人表示,不提供“快捷卡”的原因是“快捷卡”操作中的漏洞。

由于8类中有多达33种红木树,并且某些树种的颜色和质地非常相似,因此如果您不是专业人士,很难正确判断,这也为企业提供了钻研的机会。一吨黄檀Lushi超过30万元,而同一吨东非黄檀只需花费6000元。如果仅在“透明卡片”上标记了普通类型:黑色花梨木,则不认为经销商有违规行为,但对消费者而言,很容易被误导。“尤连红木北京总经理潘海英告诉记者。

也有Dalbergia cochinensis和Dalbergia vellus。前者的每吨价格是后者的10倍以上。商家通常只在产品质量“透明卡片”上填写“红酸枝”,然后将黄檀作为黄檀出售,使消费者付出不知所措的价格10倍的价格,但是捍卫自己的权利非常困难。难的。

“灰色利益”已成为一些家具公司获利的把戏。

此外,购买渠道的混合也使经销商对提供“透明卡”的态度更加消极。

据红星美凯龙“年年红家具福典系列旗舰店”总经理王国维告诉记者,商家不愿发行“特快卡”不仅出于兴趣,而且出于冒险的考虑。目前,家用红木家具的来源参差不齐。广东中山,仙游,福建等地有成千上万不同大小的红木家具制造商。但是,由于这些中小型制造商的低价格和不同质量的产品,他们通常不愿发行“快捷卡”,因此从这些渠道购买的经销商只能声称“快捷卡是在制造商的位置”以确保成本控制。

有待监管的新监管漏洞

“尽管新法规的出台填补了我国红木家具行业没有国家标准的空白。但是,目前各个公司对新法规的理解程度不同,这也使得实施新法规变得困难。”姜小梅说。

如果制造商根据新法规的要求签发了“快捷卡”,则可能会影响相应的利润。但是,如果“清除卡”信息不正确,则可能成为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证据。面对利益和法规,经销商是“困境”。

此外,新版“ Express Card”法规的实施还需要红木商店,分销商和制造商之间达成共识。潘海英说,早在去年10月,联合红木就与业界同行携手合作,提高了对新国家标准的宣传,并率先实施了新国家标准并向产品发行了“透明卡”,但直到现在,同行响应者仍然很少。

中国家具协会红木专业分会理事长赵寿田认为,从专业的角度来看,由于红木家具种类繁多,不同种类之间的价格差距较大,希望消费者看清红木家具是不现实的。产品通过“快递卡”一目了然。

姜晓梅认为,新国家标准的出台对规范整个红木家具行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它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过去使用材料差异的伪劣行为,并增加了违反制造商和分销商的成本。他认为,除了需要业界本身提高对标准的认识和执行外,工商部门还应加大执法力度,督促和指导。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源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 房地产市场为促进家具行业的明显增长做出了努力,行业利润集中在少数公司

下一篇: 客厅里有许多本地调整,改变了您的旧思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