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祥与明式家具的由来

他是中央文化历史博物馆的馆员,著名的文物专家,学者,文物鉴赏家,收藏家和国家文物局中国文化研究所的研究员。 他还是鸽子饲养员,昆虫斗士,鹰训练师和犬种饲养员。 家,摔跤手,消防画家,厨师,美食家,书法家,诗人,艺术史学家,民俗学家,漆器,明式家具,中国古典音乐史学家,中国第一位演奏家。王世祥如何喜欢明清家具,然后写书

这不能不说一个德国人,他是古斯塔夫艾克(古斯塔夫艾克(Gustav Ike))。王世祥后来在接受《艺术世界》采访时也介绍了艾克:“艾克还为明式家具做出了贡献。 早年曾任辅仁大学教授。 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就认识了。我对家具感兴趣,并且与Ike有关。”

艾克(Eke)于1896年出生于德国,并因心脏病发作于1971年在美国檀香山去世。 他的中文名字叫峨峰。 他年轻时曾在德国和法国学习,专门研究艺术史。1923年,偶然的机会,艾克被聘为在中国厦门大学任教,然后北上到清华大学任教,后来被聘为北京的法国私立教会大学-富仁天主教大学,在那儿他教授历史西方文学。

Gustav Ike

艾克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到达中国后,他遍历了中国古代古迹。中国文明的广度和深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他决心从事中国文化研究。中国明清家具是他研究的主要主题之一。他积累了数年的工作,并于1944年出版了《中国红木家具图片研究》。这是他的第一本关于中国文化的专着。它是中国古典家具研究的先驱,也是中国硬木家具研究史上的第一项。这也是向世界介绍中国黄花梨家具的第一本书。因此,艾克也成为研究中国人过去认为的工匠制作的家具的第一人称呼。

相关阅读:王世祥,一位平民中的贵族明代家具大师

王世祥在北大学习时偶然遇见艾克。当时,艾克在辅仁大学任教,同时忙于《中国花里家具图》的测绘工作。当时,工程师杨尧被艾克(Ike)聘请,协助他对华力家具进行测绘。因为王世祥和杨瑶也认识,所以有时他们去艾克家看看他们是如何拍照和测量硬木家具的。王世祥从没意识到自己平时经常在他周围和上下看的普通家具仍然包含着如此丰富的知识,使外国人如此痴迷,而他仍然需要如此痴迷于这些毫不奇怪的房屋。书架。那些敏感而好学的王世祥在那个年代陷入了沉思。

渐渐地,明式家具在中国的朴素与微妙之美开始吸引了王志祥的注意,王诗祥的兴趣广泛。从此,王世祥一生对硬木家具的热爱的种子萌芽,后来逐渐将他的兴趣转移到对中国古典家具的收藏和欣赏上。但是,要真正使王世祥对明清中国的硬木家具的研究走上一条学术之路,并将其变成一门学科,他就不得不提他在抗日战争期间在重庆李庄的经历。

如上所述,应先生的邀请。梁思成,王世祥以助理研究员的身份来到建设学院,主要从事两个方面的工作。首先是与建筑研究所的同事进行实地调查,从实地调查和文件核实两个方面研究和分析古建筑。 二是分析《创作方法》中的小木制品以及清代室内装修工程规定的规定。做研究。尤其是对“小木作”的研究突然使王世祥想起了德国艾克写的《中国红木家具图》,他深受感动,思考为什么中国家具没有自己做研究,并决定必须有所作为。在中国古典家具研究中。后来,他在明式家具方面取得了空前的研究成果,这可以说是当时奠定的坚实基础。

关于在中国建设院工作的经历,王世祥曾说:“我在学校读书时对传统家具很感兴趣。在抗日战争时期,我离开北京进入四川,在中国建筑科学院工作。我接触了“法国风格”的小木制品和清代工匠的“规则”中的装饰作品,这启发了我学习古代细木工和家具。

他于1945年返回北京,开始从家具,工匠技术,书籍和文学等材料中收集资料。“例如,黄花梨钢琴是在1945年从重庆返回北京时购买的。当时太太。王世祥的妻子袁全有与古琴大师学习钢琴。关平虎。王世祥在先生家购买此案后。碑文师杨小谷,在先生的指导下。关平虎,把它转变成钢琴桌,让他的妻子袁全有练习钢琴。这也是王世祥收藏的第一款黄花梨家具。

相关阅读:王世祥,一个陌生人,发挥到了极致,成为了学习者

从重庆李庄返回北平后,王世祥在故宫博物院工作。这时,他专注于文物的收藏,并将其视为生活中的奋斗工作,而小事件的发生加速了王世襄对古典家具的收藏。

由于王紫香负责紫禁城的文物和建筑研究,因此他始终关注相关信息。有一次,当他经过一家小商店时,偶然发现商店里出售的算盘珠非常精致。经过仔细检查,他发现不起眼的算盘珠实际上是珍贵的红檀香,这使他非常惊讶。

王世祥喜欢问根,他很好奇为什么把紫檀做成珠算珠。经过与卖方的认真讨论,王世祥意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于政治文化氛围的变化,旧的硬木家具已经过时,许多古董家具无法出售。因此,算盘工厂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购回了由红檀木和黄花梨制成的家具,然后将其用作算盘架和算盘珠的原料。

王诗香对这家店的说法感到吃惊。他不相信所有的古董家具都陷入了这种情况。因此,他参观了北京的古董家具商店和相关商店,发现市场确实像这样-雕刻精美的古董家具,散落在商店的角落,没人在乎。

1947年,随着抗日战争的结束,人们开始逐渐摆脱战时的阴霾,更倾向于接受西方的流行文化,但是对于祖国的传统器皿,他们感到压抑和过时了。这也是当时古董家具失宠的原因。

王世祥夫妇

努力保存文物的王世祥看到了这种情况,可以想象内心的悲伤,于是很快写了一篇题为《呼吁拯救古家具》的文章,发表在第六期。 1957年发行“文化遗产”。呼吁社会保护和抢救古老的家具珍宝,但此时整个社会正处于高烧状态,谁注意到了这个谦卑小矮人的哭泣无奈的王世祥别无选择,只能尽力收集和保护古董家具,抢救和保护许多珍贵的家具材料,并为后来的《明式家具宝藏》和《明式家具研究》的创作准备材料。

当时,王世祥已经从一个官僚富裕的儿子转变为新社会的平民,他的经济也不富裕。幸运的是,当时的家具被当作废木头处理,价格也不是很贵。王世祥经常骑着28型自行车走在大街小巷上,遇到合适的物体,便下来与小贩讨价还价。王世祥的自行车装有一个大的架子,可以在后座上容纳一两百公斤。机架上有各种行李和大麻件,它们是专门为运输家具而设计的。

王世祥骑着自行车从古董店到杂货店,甚至是旧的木头摊位。他的足迹无处不在。他购买的小桌子,桌子,椅子和方凳通常被带回车内。

王世祥从小就喜欢收藏明清家具时,就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顽皮精神,并多次陷入痴迷状态,一直在思考明清家具。在那段时间里,邻居们总会看到王士祥骑着车出去,无论风雨无阻。王世祥曾经说过:“当时没有人想要这些东西。当它们被破烂时,它们很便宜。我买不起昂贵的东西,我总是买廉价的东西。买回去,我会请别人修理,请教,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有些家具王世祥没有经济能力购买它,并留作纪念留影。无论是从朋友家来的还是偶然碰到的,他都没有达到目标就停下脚步。我亲自带摄影师,微笑着恳求,无论如何都想接受。得益于飞鹰猎狗早年训练的体格,珍贵的红檀木和黄花梨木全部被扔入水中沉入海底。他可以移至明亮的地方并在拍照前将其擦拭干净。除了艾克和中国建筑学会对清式家具的研究和收藏的影响外,我还要提到另一个人-陈梦佳。正是他与陈梦佳的接触促使王世祥撰写了影响深远的《明式家具研究》。两本书“明家具宝藏”。我们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进行详细说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源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 地板行业发展服务跟不上产品,专家提醒购买误区

下一篇: 中西家具之间的文化差异:中国重视材料,而西方则重视“谁曾经使用过”


评论